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永辉超市要约收购中百集团 控股比例升至40.00%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胡嘉玥

近日, 盲盒 成为年轻人的新宠。这种盲盒里密封装着各式各样设计的小玩偶,购买时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,只有打开后才知道。在二手交易平台上,有些热门又难买的盲盒可以炒到比原价高出近40倍,堪称 疯狂 。

记者调查发现,在济南也已经有一群人迷上了盲盒,有的甚至月花3000元购买。省城一位运营盲盒的负责人介绍,济南盲盒虽然起步晚,销量与一线城市差距较大,但市场稳定而持续,有较大的发展空间。

一二线城市先火起来

济南去年才有

19日,济南万达广场一家盲盒线下门店的店员介绍,盲盒多为系列推出,款式不固定,每个系列都会按照季节发售,而一个系列中又有十几个款式,每个款式中的人偶都有细节变动,产品复购率也因此大大提升。 除了本身 萌萌哒 外表对年轻人很有吸引力外,买时充满未知、打开后惊喜连连,也具有极强吸引力。 店员强调。

在和谐广场东门入口处,一个泡泡玛特盲盒的自动售卖机里,放着四个系列,共84个盲盒。每一个系列的盲盒都长得一样,不拆开根本不知道里面是哪个。购买者可以操作自主购买,但只能选择某个系列,无法选择具体款式,每个盲盒的价格在39元至69元不等。

记者了解到,济南的盲盒是从去年开始上市的,而不少济南盲盒玩家则是先在外地接触到了盲盒。孙小羽是一位新媒体从业者,她也是济南较早接触盲盒的人。她表示,初次接触盲盒是在朋友圈里看到一位上海的朋友晒图。 2016年左右,当时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,就自己去网上查,当时济南市场上还没有卖盲盒的。 喜欢尝鲜的她在当年双十一网购了两三个盲盒。

后来去青岛出差,她特地找到了商场里的一家泡泡玛特线下店,一气儿又买了两三个。 买的是泡泡玛特的Molly系列,当时觉得好看就买了,价钱多数是59元,这么个小玩意我觉得不便宜,买的时候还是比较克制。 孙小羽说。

去年,孙小羽发现济南世茂广场有了泡泡玛特的自助售卖机,此后一有新系列出来时,她就会去商场碰碰运气买两个。 济南有了售卖机之后,买起来方便了,买的频率也更高了。

市民范先生则笑称自己买盲盒是 跟风 。 一个月前我和媳妇跟着亲戚一块儿去北京逛了一个潮流玩具展,在展会上看到了很多玩偶,其中就有盲盒,而且有的盲盒有隐藏款。 范先生说,隐藏款出现的概率比较低,自己从事摄影行业,所以对玩偶可能会有一些爱好。 媳妇也觉得好玩,在展会上花了上千元买了1个全球限量的玩偶,然后还买了十多个盲盒。 从北京回来后,范先生看到印象城里也有卖盲盒的店就经常去逛,看到喜欢的系列就买。

加价购买的不多

但也有冲动消费

孙小羽和范先生今年都是30多岁,都有自己的收入。孙小羽虽然接触盲盒时间早得多,但花费比较理智。 玩盲盒2年多,有二三十个玩偶,花了约1800元,多数是自己喜欢的系列中的一两个。 孙小羽说,自己喜欢Molly宫廷瑞兽系列中有一款限量款,虽然她非常中意,但也没有想过要花高出数倍的钱去二手平台上买。

而范先生夫妻俩则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花了超过3000元来买盲盒。 我比较喜欢宇航员的系列,所以专注买这个,但是媳妇就是喜欢某个系列中的某个玩偶,就去买,但抽到的又不一定是想要的那个。 两人在商量了购买盲盒的方向后,决定把多余的盲盒卖掉。 3000元确实不少了,父母都不知道我们玩这个,这两天刚在闲鱼上挂出去一些我们不想存着的,有五六个还是没有拆封的。

范先生坦言,自己不是盲盒 黄牛 ,并不想从中赚取高额利润。 一般比较好看的,或者是限量款的,价格可以卖到比原价高十元二十元,长得不太好看的,就得降价几十元卖了。 在买盲盒的济南玩家微信群里,不时会有人贴出自己抽中了隐藏款。 多数是在群里炫耀一下,也没见有加价卖的。不像一二线城市,济南炒这个的不多。

这一个月中,范先生还幸运的抽到了一个变色龙隐藏款盲盒,花了59元,如果放到二手平台上卖很能卖到300元,但他还是选择继续收藏。

在孙小羽看来,炒盲盒与炒鞋不同,虽然都有限量,但盲盒的隐藏款是完全凭运气抽中的,不是起个大早排队就能买到。很多有隐藏款的人也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再抽到,所以很多抽到的人也不卖。而且与限量款的鞋动辄需要几百上千元不同,盲盒定价几十元,购买的门槛低得多,她认为慢慢会有更多人去玩。

19日晚,记者在二手平台闲鱼搜索 盲盒 发现,转让标价或收价超过1000元的,全国共有190个,其中最高价格为1300元。从地点看,多数来自北京、广东、上海等地,其中仅有两个是济南的,都是想收入某款盲盒玩偶的买家,给出的收购价为1005元。

给孩子买盲盒

有家长不惜一掷千金

济南的盲盒购买市场中,还有一群人购买实力更雄厚。 我前段时间到世茂去,旁边一位奶奶带着孙女一起来,几乎把整个系列的12个玩偶都买了。 孙小羽说,按照59元一个算,这一下花去近720元。 奶奶说孙女喜欢,只要出了喜欢的系列就会带着她买,多数时候就是买一套。 孙小羽感慨。

19日,在和谐广场一家线下盲盒店,一位带着儿子来买盲盒的杨女士说, 我基本每周都会买一两个盲盒,都是给孩子买的,59元也不算太贵,谁让孩子喜欢呢。 杨女士的儿子才五岁,一次偶然的机会,喜欢上了盲盒,每天都缠着买新款,她也成为了盲盒店的常客。

和谐广场一家盲盒线下门店的工作人员介绍,店里买盲盒的消费者年龄多在四五岁到四十几岁之间。 有的是家长带着孩子来买,有的是学生,主要还是20多岁的上班族。

天猫发布的《95后玩家剁手力榜单》显示,潮玩手办位列95后爱好烧钱指数第一,其中盲盒收藏成为了硬核玩家数量增长最快的领域,每年有近20万消费者在该电商平台花费2万余元收集盲盒,其中购买力最强的消费者一年购买盲盒甚至耗资百万。

延伸阅读:

济南盲盒市场 起步晚发展空间大

虽然济南的盲盒市场起步晚,但现在市场也已经成长起来。 我知道的一个盲盒线下店,近两年才开始卖盲盒,之前主要是卖玩偶和年轻人喜欢的小玩意,现在再到店里去,整个店已基本成了盲盒的专卖店了。 孙小羽说。

万达广场线下盲盒门店的店员说,济南多数是普通玩家。 从 端箱率 看也能看出来。 她说,盲盒除了普通款,还有隐藏款、特别款之分。一般一个系列的盲盒共12个,一箱4组、8组、12组不等,如果一次性购入一箱盲盒,就能百分百抽到隐藏款,俗称 端箱 ,而根据盲盒的售价,这样的一次操作需要花费上千元。

可能北上广这种情况比较多,济南大多数是普通玩家,很少有消费者 端箱 。 该工作人员表示,由于抽出隐藏款的概率比较低,不少玩家在多次购买之后,都会将手中不喜欢或重复的款式与其他玩家交换,甚至还有玩家会给娃娃改装换色等,形成了一条从集娃、换娃到改娃的社交链条。

我们店就有个盲盒爱好微信群,大家都在群里分享彼此抽到的娃娃。 该工作人员说,有的玩家抽到了重款,可以和群里合适的人交换娃娃;还有些老玩家抽到不喜欢的 雷款 后,会自己设计图纸,重新捏制、换装、改色,颜值立马飞升不少。

除了这种线下盲盒门店外,济南和谐、万达、世茂、恒隆等六家商场还有盲盒自动售卖机。负责其中三家商场的泡泡玛特自动售卖机的负责人介绍,泡泡玛特是去年7月入驻的济南,目前为止还没有线下实体店。 入驻济南以来,市场销售情况一直很平稳,刚过去的暑假,一台机器每月的营业额达到了3万元。 该负责人说,虽然和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相比,销售额有差距,但对济南的市场持乐观态度。

●躲不过的隐藏款大坑 交易导致溢价飙升

拆盲盒同样成了短视频、直播平台上的热门话题,让众多网友在网上 云拆盲盒 ,最火的一定是拆到了 隐藏款 。

抖音平台上一个1分钟的短视频记录了玩家拆到隐藏款的过程。拍摄者首先打开纸盒拿出塑料包装,捏一捏塑料包装感受一下里面的款式,拆到一半时突然倒吸一口气,高声喊 不会吧,是隐藏! 最后是停不下来的笑声。

这条抖音获得了36.2万的点赞,2800多条评论,4900个转发,网友们纷纷评论: 你运气也太好了吧。

抽到隐藏款,凑足一套,是不少盲盒玩家的 强迫症 。在商家的设定中,一套玩偶分为固定款和隐藏款,隐藏款又分为 隐藏 和 大隐藏 , 大隐藏 相较于 隐藏 数量更少,这意味着只有极少数的幸运儿才能集齐一套,而集齐一套至少需要上千元。

隐藏款是盲盒玩家躲不过的 大坑 ,因为很少出现,所以格外想拥有。王谱举例,某一款盲盒的形态是火车,隐藏款是火车头,如果没有火车头, 放在那里怎么都不得劲儿,所以大家一边骂一边去买 。

盲盒生产商用不同的营销方式在不断地撩拨玩家的心,并且不断地推出新款。比如,一些盲盒系列隐藏款直接标注为 ? 号,买家在没抽中之前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样子,引发了更大的好奇心。世界上销量最高的盲盒产品日本的Sonny Angel自2005年以来,已经发行了600个不同造型,并且还在不断地更新推出新的产品。

不过,能抽中并不是那么容易。因为每一箱盲盒里大部分是基础款,只有少数为限量款,有业内人士透露其比例约为1%~3%,这导致玩家只有不断地购买盲盒才能抽到隐藏款。在网络上还流传着如何在没拆封时分辨隐藏款盲盒的手感、重量。

何晶的桌子上摆了二十几个不同款式的盲盒玩偶,她仅中秋节就买了5个盲盒,而且打开后没有重复,这让她格外开心。她一直想要某一款隐藏款,在网上看到售价为400多元,一直没舍得买。

黄牛 也发现了隐藏款盲盒的商机。王谱回忆,一年前,某个系列的盲盒在北京新天地现场销售,想要购买的人群早就排好了长长的队,待开售时,排在前面的 黄牛 为了其中的限量款整箱端走盲盒,导致后面的排队者无盒可买。

在市场的引导下,交易、投资盲盒成了常态。闲鱼平台售出的 豆豆眼 是Lalulu系列的 大隐藏 款,销售价格为1299元。拥有它的卖家成箱买入盲盒,花费8000余元凑足一套后,把多余的款式放在二手平台上售卖。一些盲盒玩家在多次购买不到稀少的款式后,开始花高价从这些平台上直接买入。

一些卖家为了吸引盲盒玩家的注意,使买家仍能体会拆盲盒的快感,只在外包装袋上扎一个小孔,确认是隐藏款后,随即高价卖出。还有一些盲盒爱好者为了回笼资金,开始做起代理。由于国内市场价格比国外高出一截,他们就从国外一些渠道买入玩偶,然后以高于国外市场价但低于国内市场的价格售出,再用赚到的差价购买更多的玩偶。

不过,高价只是隐藏款、整套产品的专属,普通款 买了就赔 。记者在闲鱼上发现,有不少人在处理重复抽到或是普通款的玩偶,多在20~30元,低于盲盒的销售价格,购买者也失去了 抽盲盒 的快乐。

●广阔的市场和成熟的制造业推动潮玩繁荣

盲盒最早起源于日本,是潮流玩具的一种。目前在中国最大的潮流玩具运营商为泡泡玛特。

泡泡玛特成立于2010年,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青年报 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表示,一开始公司是做潮流生活百货的,经过长期的观察和分析发现,潮流玩具比较受欢迎,2015年时迎来了意外大卖,因此公司将目标用户锁定在18~35岁之间有消费能力的女性白领、将品类聚焦于潮流玩具。

Molly系列是当前人气最高的盲盒玩偶系列之一。数据显示,2018年Molly的销售量突破500万个,若以均价59元计算,Molly的销售额将近3亿元。Molly背后的操盘手、国内盲盒产业最大的推手之一 泡泡玛特公司在登陆新三板之后,业绩一路飙升,公司的销售毛利率超过55%。这家公司于今年4月宣布从新三板摘牌。公司公告显示,摘牌原因是为了提升公司决策效率,降低成本,促进公司更好发展。截至今年9月,泡泡玛特拥有超过110家直营门店521家机器人商店,覆盖全国53个城市。

我们的成功得益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,足够广阔的市场让中国成为潮玩市场成长的沃土,而中国制造业的成熟则让艺术家的创意能很快成为实物,这些都推动潮玩行业开始逐渐走向繁荣。 泡泡玛特的这位负责人说。

如今越来越多的国内商家涌入潮玩盲盒市场,这些商家更多的是从前单纯兜售潮玩、礼品、杂货的零售商,如19八3、dream castle、酷乐潮玩等,此外,进驻中国多年的玩具零售商玩具反斗城也推出了盲盒,日用杂物店名创优品也合作IP,推出芝麻街和三只熊的合作款盲盒。

中国潮玩也在 出海 。如今,泡泡玛特的潮玩已经进驻了泰国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日本、韩国、美国等10多个国家和中国港澳台地区。尤其是在韩国,2018年9月已实现了线上和线下同步销售。公司还以法国为起始点进军欧洲市场。

未来,我们将利用好中国制造和中国市场,在全球孵化艺术家。 上述负责人表示,还将进一步扩大全国线下布局范围,并逐步推进海外市场布局,让中国潮玩 走出去 。(爱济南综合齐鲁晚报、中国青年报)

原标题:月花3000多元买盲盒,到底为了啥?济南盲盒市场悄然走热

值班主任:田艳敏

首页 - https://yuermamaqs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