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张呈双

教师节刚刚过去,老师们都收到了学生的祝福,但并不是所有老师都能享受到“桃李满天下”的喜悦感。在上海启智学校,就有一群从事特殊教育的教师,数十年如一日,帮助特殊的孩子们融入社会。


上海闵行的启智学校孩子智商均处于50以下,除了单纯性智障之外,更多的孩子同时还患有脑瘫、自闭、唐氏综合征等多种染色体异常引起的多种残疾类型。

启智学校石筱菁当时踏上校长岗位才32岁,之前在普通学校做校长助理的她完全没接触过特殊教育。

她刚到校时,学校只有5个华东师大特殊教育系毕业的毕业生,其他老师都是普通教育转岗过来的,如何搞好特殊教育,对校长和老师来说是很大的挑战。


郑堃原来在普通学校上小学,4年学习下来,学习困难、同学瞧不起、家长失望,导致她胆小不自信,整天低着头……进入启智学校后,加入了学校雪鞋走项目训练队。2017年过完春节,她便跟随蒋老师来到了河北参加全国性集训。作为独生子女的她初次离开了父母独立生活,南方的姑娘还要面对北方零下21度的严寒。

在之后的高强度训练后,郑堃有些坚持不住了。但她不敢当面说放弃,直到晚上趁妈妈洗澡的时候,偷偷拿妈妈的手机跟蒋老师微信说“郑堃不想参加训练了,要放弃!”当发现是郑堃自己发的微信后,老师对她进行了疏导同时联系妈妈。

最终郑堃重拾信心,年仅13岁的她代表中国进军奥地利,在雪鞋项目女子100米决赛中获得小组第一,为中国赢得第11届冬季特奥会雪上项目首金。


“所有的特殊孩子,他们最大的问题是什么?”石筱菁说,“语言是人类赖以交往交际最主要的工具,语言发展迟缓是中重度弱智学生存在的共同问题。教育者就要对症下药,先解决语言的问题,才能继而解决他们学习生活方面的问题。”

特教更需因材施教

启智学校现有已知的学生残疾病症共有数十种之多。唐氏综合征、自闭症、脑瘫、癫痫以及精神行为障碍在学校是很常见的残疾类型,还有很多上海市乃至国内少有的病症。针对不同的特殊孩子,需要因材施教。


陈浩文是启智学校计英老师班上的学生。他出生三个月后就失去了妈妈,他爸爸又常年患病,自顾不暇。他自幼跟着爷爷奶奶相依为命。

他会说话,但从不与任何人交流,而且特别叛逆,时常闹情绪,发脾气,甚至动不动就会打两位老人,还经常毁坏家中的各种物品,没有一个幼儿园及学校愿意收留他。

到启智学校后,计英老师带着文文和自己的孩子到博物馆看展览,到影院看电影,给文文母爱。每次活动后,文文都会高兴好几天。

老师的爱,也换来了文文的好感。一次家中整理物品,文文看到了一包人参,他马上拿起来说,“计老师身体不好,送给计老师吃,还有我要学怎么煲汤,做好了再送给计老师喝。”

在老师的教导下,文文养成了尊老爱幼的好习惯:在家中为爷爷洗脚,外出时也会留心搀扶老奶奶过马路,在公交车上为老年人主动让座。为了减轻爷爷奶奶的负担,如今的他都是独立乘车上下学。今年的教师节,文文和奶奶的吉他伴唱,祝老师教师节快乐,老师和家长都感到万分欣慰。


启智学校自2018年9月起,有4名学生经过评估组老师的评估,率先参加了马术课程,这四名学生分别是1名自闭症、2名脑瘫、1名唐氏综合征。每周一下午,他们都会前往马术中心,与马儿AIKO、爆米花popcorn、公主princess度过马术时光。

对李想、小虎、轩轩和辰辰这四名孩子来说,每周去找马儿玩是最开心的事。跪在马背上找平衡、在马背上套圈、完成指令动作,孩子们的每次马上康复训练都是锻炼与成长。

孩子最终要融入社会

“智障孩子也要融入社会,支撑起生命的尊严与生活的希望,保障处于社会弱势群体的他们接受公平教育的权力。”石筱菁说。

2017年9月,一位经过启智学校12年教育康复的自闭症学生许斌留校工作了。9月的第一个工作日,许斌妈妈来到学校,拉着石筱菁的手,流着泪说:“真没想到斌斌居然能走上工作岗位,自己挣钱养活自己,感谢!”


许斌在启智学校已经学习生活了14年。2005年,石筱菁进入启智学校当校长,同时,许斌也进入这所学校,当时他的身份是学生。他从幼儿园开始,在这里完成了学前、九年制义务教育,再加两年的职业教育,目前在启智学校已工作两年。

在职业教育完成之后,许斌在启智学校开始担任制度外用工,一个中度自闭症的孩子能够进入企事业单位工作,这是破天荒的事。


刚到启智学校时,只要许斌的情绪一有波动,班主任王老师就会让他到黑板上画画,让他的情绪稳定下来。还为许斌设定了很多小岗位,收废纸、送报纸、打印以及主持学校里的大型活动。自闭症的孩子社交能力比较弱,这些小岗位能锻炼孩子跟健全老师的交流,以提升他们的社会交往能力。

2010年,石筱菁和老师们发现,每一年的新生中,自闭症的比例越来越高,到现在为止,学校里1/3的孩子是自闭症的孩子。为了让这些孩子更好地康复,他们成立了一个专门康复的团队:星空工作室。


在石筱菁看来,特教队伍,如果没有大爱是不可想象的,他们每天面对的,是负能量的群体。很多孩子有暴力倾向,有精神类障碍疾病,每天教室里充斥着喊叫声、哭闹声、大小便不能自理。

老师不仅仅是老师,很多时候他们也是护士、阿姨、保姆,如果没有强大的心理,根本没有办法坚持。他们只有真正爱这些孩子、爱上这份职业,才能十年如一日的无怨无悔。

石筱菁说,特教是一项无缘“桃李满天下”的事业,但她无怨无悔,为了孩子她会一直坚持下去。(王子涛)

首页 - https://yuermamaqsd.com